安徽省阜阳市粱老徒档案管理有限公司 - www.k1y2.cn

便累计运送乘客27.39亿人次

2020-08-08 01:03

“舍得修地铁,怎么舍不得再多建个卫生间?”

“没有卫生间的站点,能不能贴个标识,告诉乘客到底哪站有?”李春雷发现,非但地铁中的卫生间不好找,就连标识也不明显:“地铁中一般的标识都在头上,但不少卫生间的提示却贴在柱子下边,整个一‘抬头不见低头见’。”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2013年11月,重庆轨道交通官方发布了《重庆轻轨地铁卫生间位置大全》,将所有卫生间列表展示,还标注了各站点卫生间的具体位置。

元宵节过后,春运在本周迎来最后一轮返程高峰,人们陆续又都回到了北京,地铁也重现人潮涌动的满载景象。

即便顺利找到了卫生间,地铁中卫生间的体验,也难让人满意——

卫生间里只有两个蹲位,其中一个居然没有门。尽管蹲位前方半米左右有一块石质挡板,但丝毫不妨碍焦急等待的人们投来期待的目光。狭小的空间里,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站台东侧的卫生间颇为隐蔽,记者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一名年轻女士正抱着一岁多的孩子在门外两米远的站台边就地小便。一位正打算去卫生间的女士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头,转身小心翼翼地捏起并不干净的蓝色布帘走了进去。

换言之,当城市人口以千万计时,任何一个小问题,都可能变成一个大问题——每一个细节,都能决定这个城市的面目与未来。

这个可以有

最全卫生间地图

正午时分,一号线地铁国贸站,站台的人并不算多。

如此看,在地铁“方便”,就不是一个小问题。

想要在西单站上一次卫生间,可谓难上加难。作为主要商业区和一号线、四号线换乘点,西单站每天乘客流量均以十万计。据西单站内宣传屏提供数据,每天早晚高峰期,在西单站换乘的客流,就超过4万人次。如此大的客流,西单站收费区域内,却只有四号线站台南端设置了卫生间。如乘坐一号线的乘客想要“方便”,至少要走上4分钟才能到达,这还是不用排队所需的时间。

海淀黄庄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便卫生间里面的人并不多,但地面仍布满脏兮兮的脚印,纸团也随处可见。

这也是京城发展至如今规模所面临的问题,是继续大踏步地向着“巨大且俱全”的方向前进;还是寻找城市内生的发展力量,从完善城市细节入手,解决城市发展中业已存在的问题?

与此同时,“掘地三尺”建设的地铁站点,如没有预留卫生间空间,将很难重建。据媒体报道,北京地铁公司也曾官方回应,没有办法在一号线重新修建或者大规模翻修卫生间。

四号线西单站

较真

“不少网友都说这个大妈没有素质,为啥不能再忍忍,我觉得这种说法太不会体谅人了。”上午十点三十五分,李春雷正乘坐一号线前往四惠东办事,平日里坐惯了一号线上下班,他对地铁中的卫生间了如指掌。记下卫生间的位置,也来自于李春雷的一次郁闷经历:“一次上班路上,突然肚子疼,天安门西下了车,一看没卫生间;忍着上车坐到天安门东,还没有……”

好在年轻的李春雷意志力“够坚定”,挨到东单站,李春雷径直奔向五号线站台:“当时心里想,这要是五号线上也没有,我就不只是泪奔了。”

几个地铁站没建卫生间,几张标识没起到作用,值得如此“小题大做”么?

记者在卫生间附近等了几分钟,并没有见到保洁人员,于是又来到十号线开往双井方向的站台,一位正在卫生间洗手池旁忙活的保洁人员表示,原本12人的保洁岗位,如今只有6个人工作,整个上下厅、换乘通道、出口什么的都由保洁负责,根本忙不过来。尤其早上人多的时候,常常打扫不及:“昨天刚来的那个保洁,从中午12点半就开始干,到晚上9点半算一个班,然后又加了个到今天早上6点半的夜班,再接着上6点半到今天下午3点半的班,三个班连在一起,等于是27个小时连轴转,没办法啊,就这都还干不完。”

想要改变这一先天缺陷亦很困难,一位曾从事地铁工程的业内人士介绍,由于地铁位于地下,大多数地铁线路深度远超市政下水道的深度,相对于普通建筑中污物“自上而下”的排放模式,地铁站点内卫生间则是“自下而上”,因此地铁站点下的卫生间,其污物排放难度很大。

鲍里斯体验的时间很短,京城百姓对地铁依赖更深。按照官方数据,2013年,仅北京地铁公司所辖14条线路,便累计运送乘客27.39亿人次,日均客运量约750万人次。

网络之上,也有热心网友总结了北京地铁站点的卫生间位置,北京地铁官方网站上,也有每个站点的设施查询页,如果能将这些信息整合成“卫生间地图”,想必其作用将大于地铁上售卖的“北京地图”。

“我从西二旗那边挤了一个小时的地铁过来,憋了一路没去卫生间,以为这是新线,又是大站,肯定有,没想到居然来了个无!”刘女士一边说,一边脚步飞快地往出站方向赶,“我也知道火车站里肯定会有卫生间,但车站那么大,到处都是人,我带着孩子跑来跑去的实在是不方便。真搞不明白,舍得花那么多钱修地铁,怎么就偏偏舍不得再多建个卫生间。”

说白了,即便千分之一的乘客在地铁中“尿急”,也是牵扯270万人的大问题,若是百万分之一的乘客“意志力薄弱”,后果将不堪设想……

作为昌平线与十三号线换乘站的西二旗,其站点标识可谓“最为混乱”,十三号线北侧站台上,约有三十块指示不同出口、换乘路线的标识牌,却只有三四块指示了站台卫生间的位置——其中还有一块,就在卫生间门口。“每天找卫生间的乘客数量,仅次于问路的乘客。”地铁站内一名工作人员表示。

坐地铁不“方便”?

上午十点,北京西站九号线站台,随着“滴滴”声,一趟开往郭公庄方向的地铁车门打开,拿着大包小包的人群一涌而出。

还记得2013年10月,伦敦市长鲍里斯来北京交流,其中重要一站,就是试乘北京地铁。据媒体生动叙述,鲍里斯乘坐1号线地铁后,夸张地表示“太棒了!真干净!”

地铁“方便”不方便,刘女士的窘迫,许多乘坐过北京地铁的乘客都曾有体会。还有比刘女士的经历更为惨烈的——2013年12月底,知名微博“@北京城你不知道的事儿”转发了一张网友发布的照片,称一名中年女性乘客在地铁2号线换乘1号线的过道楼梯上大便失禁,一时间引发网友讨论。

想来,他一定没有顺便“试用”卫生间,更没有在体验过程中“尿急”,否则鲍里斯还能不能对北京地铁产生如此良好的印象,就说不准了。

“早上八九点钟的时候,跟打仗似的”

事实上,不建卫生间并不是北京地铁站的常态,由于历史原因,缺乏卫生间的站点主要集中在一号线东段。

对比地铁各条线路的卫生间标识亦能发现,不同于出口、换乘等标识,地铁各站点对于卫生间的标识,并无明确的标准。如一号线、二号线等线路,其标识以蓝底白色贴纸为主,张贴于站台立柱和综合信息牌上,十三号线的卫生间标识,则多设在卫生间附近。于近年建设的四号线等线路,其标识则较为标准。

最难上卫生间

随着地铁建设的巨大发展,北京市已拥有17条线路、近300个站点。可仍然有站点没有卫生间,再加上位置偏僻、标识不清等因素,地铁里的“方便”问题仍有待改善。

坐地铁时,你有没有碰上过如此窘境?

强忍着腹中的绞痛,爬上几十级楼梯,转过两个弯,再搭一段自动扶梯,拨开面前拥挤的人群,眼前却是一条长队——大家都在等着上卫生间……

“早上八九点钟的时候,跟打仗似的,人都得排到外面去了。我们就算看见里面纸都堆得老高,也进不去。”保洁人员表示,虽然有乘客埋怨卫生间脏,但真想打扫,怕耽误时间的乘客又会反对,“还有的人就是不自觉,直接尿到卫生间地上,前些天还有人直接就在站台大便。唯一一个涮拖把的池子在男卫生间里,我们好几次都被上卫生间的男的指着鼻子骂,说我们不要脸,我们也不想进去啊,可要是不及时涮,这地根本拖不干净。”

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拖着拉杆箱,刘女士走出车门就开始东张西望。很快,她看到了站台立柱上蓝底白字的一行提示语“本站无卫生间”,只好悻悻地跟着人群上了出站的扶梯。

细节决定城市

“找卫生间的乘客数量,仅次于问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