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阜阳市粱老徒档案管理有限公司 - www.k1y2.cn

15米外的公路边

2020-06-03 03:06

在面包车后方,刘学松发现两条20多米长的平行而笔直的黑色刹车痕迹。刘学松从刹车痕迹分析:面包车驾驶员在撞击前,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但是从刹车痕迹的直线分布和长度来看,面包车本有足够时间避让前方摩托车,可驾驶员没有避险而直接撞了上去。刘学松说,正河街是古河场镇所在地,公路双向仅6米左右,而且平时人员较多,这样的道路条件基本不允许机动车时速超过50公里。

警方进一步查证,事发当天下午罗家明曾在长宁县城某宾馆开房,其后绿衣女子和罗家明进入房间,傍晚时分退房又一起离开。神秘绿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黄章平的妻子任梅(化名)。

面包车驾驶员黄章平向刘学松介绍了车祸经过:当晚他驾车前往古河,行至事发路段时准备超过摩托车,但此时对面来了个货车。他避让货车时,对方的大灯干扰了他的视线,导致他不小心撞到前方的摩托车。可是交警走访周围群众,证实当时该路段并无其他车辆通过。另据群众反映,车祸发生时面包车上还坐着一名绿衣女子。可是民警赶到现场时,并未见有绿衣女子,黄章平在接受询问的过程中,也从来没有提起过副驾驶座上的绿衣女子。

然而,经警方调查发现,这起看似普通的车祸,多处案件细节不合常理。警方抽丝剥茧,最终破获这起隐藏在车祸之中的故意杀人案。

对大年初一那场车祸,家住古河镇正河街的马小英一家仍心有余悸。马小英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晚6时40分左右,一家人正准备吃晚饭。屋外突然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一辆摩托车“飞”到了自家大门口。15米外的公路边,一辆面包车一头撞在电线杆上,电线杆都被撞断,路边一水泥洗衣台也被撞塌。约10厘米厚的水泥板死死卡在面包车下方,水泥板下还压着两个人。最先赶到现场的几个居民试图将水泥板抬起来救人。就在大家手忙脚乱营救伤者时,坐面包车驾驶室的男子在车祸发生后下来看了一眼,然后开始打电话,而副驾驶室坐着的绿衣女子则一言不发,表情惊恐。

“绿衣女子是谁?”刘学松判断,这个神秘的绿衣女子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随后,长宁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办公室通过电子卡口,警方率先追击到出事摩托车的运行轨迹:上午经卡口往长宁县城方向行进,车上两人分别是杨平和罗家明;当晚6时30多分返回时,摩托车上除了杨平和罗家明,后面多了一个绿衣女子。

经初步勘查,交警判断,是面包车先追尾撞击了前方行驶的摩托车,然后又撞上了水泥洗衣台和电线杆。面包车将摩托车撞“飞”10多米后,还将水泥台撞毁、电线杆撞断,说明面包车的速度非常快。

与刘学松一样感到无法理解的,还有保险公司的现场查勘员小温。“面包驾驶员看到我时也是笑嘻嘻的,还问我,像他这种车祸可以赔多少钱?”

大年初二一大早,民警依法传唤了任梅。任梅见到民警后沉默不语,在警方出示大量证据后,任梅终于开口,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丈夫会不会被敲脑壳(枪毙)?”

据黄章平交待,大年初一家人团聚之时,他发现妻子不见了,打电话也不接。当日晚,正当他开着车寻找妻子时,意外地在家门口发现任梅坐在别人的摩托车上。他将妻子叫下车来,妻子承认和摩托车上的罗家明有私情,这让他失去理智。

据当日到现场处置的长宁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副队长刘学松介绍,他和同事吴极接到报警迅速赶到古河事故现场时两名男子已死亡。死者是长宁县梅白乡永恒村的罗家明和杨平。

据任梅称,她和罗家明通过微信聊天成为网友,当天罗家明发短信邀约她前往长宁县城某宾馆“谈谈”,期间两人发生了性关系。返回途中,任梅的丈夫黄章平意外发现了他们,追踪一段后将任梅叫下来坐上面包车。然后,黄章平驾车追击罗家明和杨平,任梅曾劝阻黄章平要冷静,但黄听不进去。

恼怒的黄章平一路追赶,直到古河镇时将摩托车撞翻,导致罗家明、杨平当场死亡。黄章平事后交待,当时故意撞击摩托车,意在让两人受伤,并没有打算撞死人。因黄章平的行为涉嫌故意杀人被依法逮捕,案件已进入相关司法程序。

办案民警调取了沿途监控视频,在临近古河镇的一段视频中,事故面包车和摩托车同时现身。不过,这次绿衣女子不是坐在摩托车上,而是转移到了黄章平驾驶的面包车上。而且有三段视频显示,黄章平驾驶面包车在追赶摩托车。“其中有个视频,摩托车上的人紧张地回头张望似乎是在逃避面包车。”

在古河派出所,刘学松见到了一名男子坐在椅子上,20多岁,看起来很平静。“你是(面包车)驾驶员?”刘学松问。男子对着刘学松淡淡笑了一下:“我就是!”刘学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男子的冷静让他有点吃惊。“毕竟两条人命,他非但不紧张,反而笑着跟我说话。”

今年农历大年初一,宜宾市长宁县古河镇正河街发生交通追尾事故:一辆快速行驶的面包车撞上前方行驶的摩托车,致摩托车上两名男子当场死亡。